指导单位:
  • 中共绵阳市委宣传部、绵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、绵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
主办单位:
  • 绵阳市广播电视台
协办单位:
  • 绵阳市健康教育所

陆朝卫 编号:3157

游仙区

学科:游仙区皮肤病医院 皮肤病科

当前票数:0

2007年被评为“感动绵阳人物”; 2009年,荣获麻风病防治国际奖--“马海德奖”;2015年被评为“绵阳好人”、进入绵阳“好医生”前20强、绵阳市游仙区道德模范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个人事迹

       陆朝卫,男,绵阳市游仙区皮肤病医院医生。2001年11月至2012年7月担任该院院长;2014年2月至今,退休后返聘继续工作。他这一辈子只干了一件事情,就是给麻风病人医病,曾荣获麻风病防治国际奖——“马海德奖”。

       在绵阳市游仙区魏城镇金华水库旁的猫儿沟,有个远离闹市的医院——游仙区皮肤病医院,而医院的前身,有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名字——绵阳县麻风病医院。陆朝卫就是这家医院的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医院办公区到病区,有一条碎石小路,44年的时间里,在这条500米长的小路上,陆朝卫已经来回奔波了1.6万公里。他这一辈子只在这一个工作单位工作,也只干了一件事情,就是给麻风病人医病。

        苦啊!
        得不到理解 找不到对象

        1972年,年仅19岁的陆朝卫来到原绵阳县麻风病医院工作,当时,麻风病还是一种高传染性疾病,发病和致残率较高,整个医院与外界完全隔离,当地人叫这所医院为“麻风村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最开始是征用的农民的土坯房,又不通电,又不通路,我们照的是煤油灯,条件很艰苦。”陆朝卫说,当时这个医院最多的时候有150多个病人,病房内的空气中,时刻弥漫着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 工作不到一个月,他吃不下睡不着,甚至产生了幻觉。“下班回来以后,总感觉脸上有虫在爬,然后摸了一下眉毛,眉毛也在掉,糟了,难道被传染了?”陆朝卫害怕了,急忙赶到省皮研所做了麻风菌素接种试验,结果呈阳性,他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。他向领导要求调换工作,老医生们看出来陆朝卫的心思,说:“小伙子,别怕,95%的健康人对麻风病都有抵抗力。”在老医生的开导下,看着病魔给病人带来的痛苦和心灵的创伤,渐渐地,陆朝卫心理也发生了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 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由于没有特效药,人们谈“麻”色变,唯恐避之不及。有一次陆朝卫在地摊上补鞋,开始师傅很热情,又取烟,又让座,闲聊中,师傅问说“小伙子,你这个鞋怎么那么不经穿?你在哪里工作?”陆朝卫回答在麻风病院。‘啊?麻风病院?”师傅立刻变了脸色,把鞋扔了出去。“你与癞子打交道,把细菌带到我这来了咋办?搞快,走远点!”弄得陆朝卫哭笑不得,只好忍气吞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还有一次,陆朝卫到绵阳购药返程时已经很晚了,他准备在绵阳找一家旅馆住下。当服务人员看到他介绍信上盖的公章是麻风病院时,吓得把介绍信扔了,赶他出去。无奈之下,陆朝卫只好找到当地民政部门,帮忙解决住宿。

      这样的委屈,工作中常常遇到,连婚姻大事也受到“牵连”。工作7、8年,已经27岁的陆朝卫还没有对象。“村民看到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没交上女朋友,就给我取了个外号,叫‘陆和尚’。”陆朝卫说,“管他什么和尚,只要病人能得到救治,找不到女朋友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  其实当时牵线的人不少,但一听陆朝卫是麻风病院的,都谢绝了。陆朝卫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女生,他们约好到家中见面,为此院领导也特批了他三天假。可陆朝卫在回家路上下起大雨,被淋得像个落汤鸡,当晚还发起高烧。更尴尬的是,第二天陆朝卫父母准备好了酒席,可女方并没有出现。原来,女方得知陆朝卫是搞麻风病的,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  直到28岁时,陆朝卫交上了女朋友。结婚后的一天,他把下乡取菌装标本的片盒及器材放在了新房中,妻子发现后怒发冲天,连人一起被掀出门外,并下了“死命令”:今后再把那些东西拿回家就离婚。看着被摔坏的片盒,陆朝卫心里充满了委屈。

     不退!
     病人离不开我 我也离不开他们


      每天早晨9点,陆朝卫都会骑着摩托车准时到达医院,陆朝卫的工作职责是负责麻风病治疗、社会防治和麻风杆菌的检验,目前这些工作基本上由他一人完成。据陆朝卫介绍,目前医院病区还住着3位病人,均处于愈后监测期,他们因病致残、无家可归,后来一直也没有安家,就把医院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 陆朝卫每天有一件重要的工作,他要给这3个老病号换药,顺便看看他们,捎带些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 穿过碎石小路,出现在眼前的是两排平房,房子周围打扫得干干净净,绿树、红花、假山,甚至传来阵阵鸟鸣声。“老邓、老彭、老张,在不在?”陆朝卫朝院子里喊着。“都在,都在!”大家回应到。“给你们带的肉、牛奶、豆腐干……”陆朝卫一边拾掇着,一边开了一盒牛奶递给手不方便的老张。老张名叫张仕斗,今年71岁,魏城镇牌坊村村民,1963年,19岁的张仕斗不幸患上了麻风病,住进了医院,这一住就是53年。1986年,老张治好了麻风病,但由于没有家室,没有房住,这里也就成了老张的家。

     “他们需要什么,就给我打电话,我尽量给他们买来。”陆朝卫说,他对自己有一个定位——既是病人的医生,又是他们的保姆,还要当他们的亲人。

     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2013年12月,在麻风病医生这个岗位上工作了41年的陆朝卫到了退休的年龄。但病人早已离不开他,他也离不开病人,所以退休一个月之后,60岁的陆朝卫又返聘回到了医院。“一直以来,这些病人都是我负责治疗和管理,包括衣食住行,所以在我有生之年,我还是愿意把这个工作做好,继续为他们服好务。”陆朝卫说。
 
      “我们舍不得他,日子一天一天过得好起来,感谢党和政府,感谢陆医生。”“院长对我们好!下雨的时候要来看我们房子会不会漏水,冬天会让我们穿厚点,不要冻着。”病人们一句接一句。

       当问及陆朝卫打算什么时候真正退休时,他回答:“那就干到干不动为止!”

       值了!
       这辈子就干好这一件事

        “五羊、凤凰、永久、飞鸽、红旗……”陆朝卫说他骑烂了5辆自行车,最后不得已向单位申请买了一辆摩托车,干社会防治工作时用。“但是买了没好久我却弄丢了。”现在说起,陆朝卫还是觉得心疼,“好在那一年我获得了‘马海德奖’,领到一笔奖金,我就用那个奖金又买了一辆摩托车。”

       7年了,这辆摩托车跟随陆朝卫上山下乡,一直用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在医院检测室的柜子里,有一个油布口袋,里面装满了陆朝卫得到的大大小小的奖杯、奖状。“这是对我工作的认可。”陆朝卫说,“其实得不得奖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够治病救人,我这辈子,值了!”

       44年了,陆朝卫依旧坚守着他的信念——彻底消灭麻风病!

        这些年来,陆朝卫先后救治各型麻风病人310余人,治愈150余人,1999年10月达到卫生部基本消灭麻风病标准。期间还保密治愈了旺苍煤矿,绵阳师院、市气象局,南部、达州等单位的病人,看到多少个家庭破镜重圆,多少个病人重获新生,使他们重返工作岗位,陆朝卫感到十分欣慰。2009年,陆朝卫荣获了麻风病防治国际奖——“马海德奖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面对诸多荣誉,陆朝卫说:“这只不过是自己在平凡的岗位上做了自己应做的事”。